為什么需要關注小微企業金融服務可持續問題?

李庚南 原創 | 2019-07-01 12:24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關鍵字:融資 投融資 銀行業 

  行穩方能致遠。在小微企業融資難問題上,我們既要有緩解當下困境的舉措,更要有立足長遠可考量,關鍵是尊重規律,尊重市場,遵循商業可持續的原則。

  日前央行、銀保監會聯合發布了的中國小微企業金融服務白皮書,充分展示了金融服務小微企業的新政策、新做法和新成效,很好地回答了社會對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的關注;但同時,小微企業貸款高達21%的增速與高達5.9%的不良率的反差,無疑也引起了市場對小微企業金融服務可持續性的關注。

  可持續性是當前小微金融服務需要直面的問題

  相對于社會各界對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的關注,業內人士或許更關注的是小微金融服務的可持續性問題。這包括兩方面的問題:

  一方面,是金融對小微企業支持力度或小微企業金融獲得感的可持續性。目前聚焦于小微企業的各項金融政策、模式乃至方式是否可持續,是否會陷入“運動式”的“俗套”,以至于最終讓小微企業感覺相關金融服務政策“惠而不實”,在金融服務獲得感方面缺乏穩定的預期?

  另一方面,當前金融機構服務小微企業的模式、手段和方式是否可持續。從趨勢上看小微企業貸款不良率是呈上升態勢。小微企業貸款的快速增長與小微企業貸款不良率上升這兩種逆向趨勢的對比,從商業邏輯看顯然值得推敲。小微金融是否面臨可持續的問題,是業內比較關注的問題,也是從穩經濟角度需要關注和研究的問題。

  如何保障小微金融服務的可持續性,保持小微金融服務力度不減,企業獲得感不打折扣?

  關鍵是要增強相關政策措施的客觀性、針對性,構筑有利于小微金融的生態環境和基礎設施,使推進小微企業金融服務的相關政策措施真正落地,形成長效機制和穩定預期。

  所謂客觀性,就是要承認金融內生的管理風險、追求盈利的需求。必須承認,小微企業天然存在的缺乏抵押擔保、資信弱等融資短板,客觀上需要通過其他增信手段或價格機制來彌補;某種程度上,通過適當的利率調節能避免金融機構在支持小微企業上的信貸配給行為(即出于風險的考量,金融機構寧愿將貸款投向風險相對低、要求利率也低的大型企業),有助于提高小微企業的金融獲得率。

  所謂針對性,就是要深入剖析 “痛點”所在,區分哪些是長期性問題,哪些是短期性問題;哪些是制度層面需要創新的問題,哪些是企業自身需要努力克服的、改善的“短板”。當前小微企業融資難的根本特征是什么?我認為是結構性的失衡,這種結構性失衡表現為三個層面:

  一是市場融資供給結構與小微企業融資需求的錯配。主要是間接融資市場、直接融資市場以及小微企業自身積累方面不均衡。小微企業普遍缺乏自身資本積累,過于依賴外部融資;而在外部融資方面又過于依賴間接融資。表現為銀行體系融資供給總量理論上難以滿足所有企業的需求。一個簡單的估算可以佐證:以目前全國7500萬小微企業單戶授信200萬元測算,需要的信貸總量應該是150萬億元;而2019年5月末全國本外幣貸款余額僅為150萬億元。而我們的銀行不僅需要面對小微企業的融資需求,還需要滿足大、中型企業以及政府基礎設施和住戶的融資需求。顯然,大力發展資本市場是緩解這一錯配的有效途徑,而強化企業自身積累也是必要的。

  二是時間上的融資供需失衡。表現為不同時期小微企業融資難的不同表征。2018年以來小微企業融資難所表現的更多的是一些企業前期過度融資、過度負債所形成的滯后負反饋。企業信用債違約風險、上市公司股權質押風險應該是當前融資矛盾的關鍵。對于這類融資問題,或許更多地是通過合理的機制安排督促企業“瘦身”,而非一味地強調追加融資支持。另外,在外部市場壓力下,環境、用工、原材料等生產經營成本的上升,資金占用的增加,加上大、中型企業風險通過供應鏈、產業鏈向小微企業傳導(表現為大企業對小企業的賬款拖欠),共同疊加為小微企業資金鏈壓力。這方面則需要綜合施策。特別要防止大企業風險向小微企業外溢,清理企業間應收賬款拖欠或是一個比較理想的切入口。

  三是空間上的融資供需失衡,表現為金融資源在不同領域、不同類型企業間配置的失衡。一方面,資本的逐利性會很頑強地誘導金融資源向基礎設施、政府平臺、大型國企及個人貸款領域集中。要避免這種勢頭,就需要切實強化對地方政府負債及隱形負債的管理,要防止國企財務軟約束對金融資源的侵蝕,更要關注個人信貸領域的異象,強化對個人信貸的監管。另一方面,在小微企業領域,好企業與壞企業在融資市場的優劣是必然存在的。這就需要我們回到一個問題:是否凡是小微企業的融資需求就必須支持?答案顯然是否定的!

  總之,對于小微企業融資難的呼聲,既應該認真對待、積極回應,又應理性地分析。在問題的剖析方面,要仔細甄別,分析其合理性與不合理性,同時要兼顧金融機構的反應,避免偏聽偏信。

  如何保障金融機構小微業務本身的可持續性,保持內在驅動力不削弱?關鍵要解決三個問題:

  一是商業可持續問題。即能否真正踐行小微企業金融服務商業可持續原則,使金融機構小微金融服務的收益能覆蓋成本(包括風險成本),使其因有利可圖而“愿貸”。一方面,從銀行自身看,可以通過改進負債管理,加強成本核算,運用金融科技、大數據、云計算等手段,實現科技賦能,提升批量化營銷能力,降低營銷和管理成本。另一方面,監管部門應積極引導金融機構提升風險定價能力,并營造良好的氛圍,要避免因價格約束導致金融機構的逆向選擇。應在持續推進利率市場化基礎上,給予金融機構充分的定價自主權,建議逐漸淡化央行MPA考核對機構自主定價的約束,把定價權真正交給市場。同時要切實關注小微金融生態的重構,促進小微金融供給的市場合理分層,警惕國有大型銀行的低利率政策對中小銀行可能形成的市場擠出效應。

  二是信息不對稱問題。關鍵是從金融基礎設施入手,著力構建統一的社會信用信息體系,緩解信息不對稱問題,提升金融機構識別風險、控制風險的能力,使其“敢貸”。并以此為基礎構建和完善具有震懾力的失信行為聯合懲戒機制,加大失信成本。從外部機制上增強金融機構對小微企業融資的信心。從銀行自身出發,還抓住考核激勵與盡職免責這一“牛鼻子”,通過建立完善與小微金融相適應的科學合理的考核激勵機制、細化和操作的盡職免責機制,有效激發基層經營行和客戶經理拓展小微企業金融業務的內在動能。

  三是中小法人金融機構流動性問題。即從供給能力入手,改善中小法人機構負債能力與結構,使其“能貸”毫無疑問,中小法人金融機構是服務小微企業的主力軍和基礎力量。但在利率市場化背景下,中小法人金融機構無論是被動負債還是主動負債能力方面顯然都弱于大型銀行。特別是在央行主導的公開市場,中小金融機構往往處于資金鏈的末端。負債端面臨的壓力將逐漸凸顯。這勢必削弱對中小金融機構服務小微企業的能力與后勁,從而可能對小微金融服務可持續性產生負效應。因此,監管上應關注中小法人金融機構的流動性壓力,除了繼續在貨幣政策工具運用方面給予差異化支持外,還應逐漸擴展中小法人機構參與公開市場交易的空間。同時,積極推動中小法人機構發行永續債,以增強其長期、穩定的負債來源,進而提升小微金融服務業務的可持續性。

  行穩方能致遠。在小微企業融資難問題上,我們既要有緩解當下困境的舉措,更要有立足長遠可考量,關鍵是尊重規律,尊重市場,遵循商業可持續的原則。

個人簡介
我是大山的兒子 大山在季風中隨意剝落的 一塊巖礪 那便是我了 大山留在我體內的 是迎面風霜的坦然 是慣于磨礪的激情 是屢敗屢戰的豪氣 因為相信陽光 相信明天 我愿意 在黑夜中堅守 靜默的境界
每日關注 更多
贊助商廣告
新世界棋牌下载安装 下载日本av电影 下载打麻将免费版 甘肃11选5哪里购买 重庆快乐十分 贵州快3预测大小 江苏e球彩总进球数图 血流麻将 河南22选5中奖规则和金额 痉挛抽搐哭番号 福彩东方6十1杀号 网络上什么兼职赚钱 波克棋牌哈尔滨麻将 浙江快乐十二开奖 华东地区15选5开 欧美av排行 11选5每天赚200元不难